黃蓉堕落史(改編俠女淚) [1/7]

时间:2019-10-10 00:05:03

作者:龘(ㄊㄚˋ)

***********************************
  原名俠女淚,又名神鵰後傳,小弟每次看這篇文章都覺得無頭無尾,不爽,
便狗尾續貂,想讓自己看的爽,後來想想,覺得獨樂樂不如衆樂樂。廢話不多說,
希望大家看的噴精!對了,轉貼的話,也保留一下小弟的名子,龘念ㄊㄚˋ。
***********************************

                第一章

  郭芙和郭襄兩人,在一次出外遊玩時,遇見幾個蒙古人正在欺淩百姓,便出
手斬了帶頭的蒙古人,沒想到那人竟是蒙古一個依附部落的王子,引來一隊蒙古
軍隊的追補,兩人被抓進蒙古軍營中,本來蒙古的漢人将軍高函予是打算将他兩
人賜給下面的人淩虐緻死,沒想到草包郭芙卻搬出他爹的名号,以爲可以像以前
一樣,搬出來便沒事。

  誰想高函予一聽,倒是真的叫下人将兩人關押起來,等候處裡.

  原來,蒙古久攻襄陽不下,卻是因爲這郭靖和黃蓉兩人有勇有謀,處處阻饒。
高函予心想,若是能就此除掉郭靖、黃蓉,豈不是美事一樁。

  于是便派人通知郭靖皇蓉,想要他們女兒的命便單身前來赴會。

  這邊郭靖和黃蓉收到信,郭靖卻是不肯前去,非是他愛惜生命,卻是因爲大
局爲重,這襄陽沒有了郭靖和黃蓉,怕是旦夕便會被攻下。

  黃蓉一聽,卻不依了,郭靖不要女兒,她還要,於是便一人單刀赴會,來到
蒙古軍營.

  高函予一看到黃蓉,頓時驚爲天人,心下卻想:傳聞黃蓉乃武林第一美女,
今日一見,卻是聞名不如見面。郭靖不除,拿下襄陽怕仍是困難,既如此……

  「郭夫人,你的女兒犯下死罪,本來是要立馬處死的,但我見你護犢之心,
其情可憫,不若讓我倆私下再好好談談,不然的話……」

  一邊說,高函予一邊用淫邪的眼神打量着黃蓉,像要把她扒光一般。

  黃蓉早已不是未經人事的少女,當然知道他說的談談是什麽意思。

  如果不答應他的要求,那心愛的兩個女兒将會被那麽一大群敵兵所輪奸,豐
滿的嬌軀如同盛開的花朵般被撕得粉碎,嬌豔的聖地将會被那群粗魯無知而又身
強力壯的硬漢輪番的抽插。

  作爲母親,黃蓉無論如何不能眼看女兒遭受這麽非人的淩辱,但隻有犧牲自
己的貞節才能換來女兒的新生。淚水在心中翻湧,但卻不能讓别人看到。世間最
偉大的莫過于母愛,爲了孩子,她決定以自己的身子來和高函宇做這場無恥的交
易。

  黃蓉高傲的揚起頭,眼睛冷漠的掃了一下高某,淡淡的說道∶「高将軍,你
跟我說的,我已仔細想過了,我可以和你單獨的談一談,但你要答應馬上放了我
的兩個女兒。」

  高函宇哈哈一笑道∶「郭夫人,你的意思我明白。要我放人恕難從命,但我
可以答應你,以後再沒人敢動令千斤一根汗毛,這可成?」

  黃蓉明白,高某權利再大,也不敢私放重要人犯。他答應不再打女兒的主意
黃蓉已經很寬慰了,隻要孩子别再受到傷害,那自己就算受到再大的污辱也是值
得的。

  黃蓉輕輕的點了點頭,高函宇已然明白。他将手一揮,大聲說道∶「來人,
将黃幫主的千斤請回大營,其馀人等各歸營寨。」那二十馀壯漢大失所望,悻悻
退下。

  黃蓉緩步來到女兒的面前。郭芙,郭襄對這所發生的一切茫然不知,哪曉得
自己差一點就成了敵兵的性奴了。郭芙急道:「娘,他們想做什麽?要殺了我們
麽?」

  郭襄卻是聰明伶俐,但她畢竟年紀尚小,對男女之事是一竅不通,她輕聲道
∶「娘,他要和你談什麽?」黃蓉露出了一絲苦笑,她心中的悲苦哪能對幼小的
嬌女訴說呀!

  黃蓉盡量用平靜的語調說道∶「你們二人不要害怕,高将軍已經和我說好,
隻要我将咱們家傳的『落櫻神箭掌』傳與他,他就不會傷害咱們母女三人。」兩
個女兒畢竟年紀幼小,更本不會想到這是母親的善意的欺騙,也更無法估計道親
娘即将遭到屈辱的蹂躏。

  郭芙,郭襄兩姐妹随副将回營了,大廳裡只剩下黃蓉和高函宇兩個人。高函
宇目中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他所喜愛的女人現在就站在他的跟前;她高貴迷人[!--empirenews.page--]
的容貌,豐滿的嬌軀,修長的玉腿,渾源的肥臀,神秘的私處,晶瑩剔透的如同
緞子一般的皮膚,也即将屬于自己。

  高函宇的心髒突然間加快了跳動,胯下陽具上的青筋經不住突突的震動。這
條巨蟒曾經禦女無數,但從不曾想今天這般經不住考驗,像是随時都會頂破褲裆
沖将出來。

  黃蓉冷漠的看了一眼高某,聲音冷得像是結了冰∶「在哪裡談?」

  高函宇急忙收斂心神,微笑道∶「那還用說,當然是我的卧房了。」他看着
黃蓉越是冷漠,心中的火焰越是高漲。他要将這個如同天宮中仙女一般神聖不可
侵犯的少婦變爲自己的胯下之臣;他要用自己烈火般的身軀激發出女人内心壓抑
很久的人性的本能。

  高函宇看着冷若寒冰的黃蓉,一個箭步縱上前去,不等她反應過來,猿臂輕
舒,将黃蓉抱了起來。黃蓉條件反射般的奮力掙紮,但她如今已是要穴被點,縱
有一身本領和絕世的聰明卻半點施展不開。隻聽高某哈哈大笑,黃蓉越是掙紮,
他的雙臂摟得越緊。而且摟腳的右手圈轉回來,鐵掌剛好握住黃蓉渾圓的屁股,
反覆的搓揉,還時不時的用中指戳一戳兩半肥臀中間的花心。

  黃蓉的腦中已是一片的混沌,心裡的屈辱和羞憤已化作一股力量,突然翻轉
手來,啪的給了高函宇一記響亮的耳光。高函宇此時卻并不生氣,他面露淫亵的
微笑,看着黃蓉因羞憤而漲紅的臉蛋,輕聲說道∶「郭夫人,若是末将的小兄弟
得不到你的小美穴來瀉火的話,一定會欲火焚生而亡。那我就隻就有找夫人的兩
位愛女來做瀉火的工具。令愛不善人事,隻怕是脫陰而亡也未可知也。」

  黃蓉心頭一震,她很清楚高某說得都是真的。這個男人此時已是欲火大炙,
他武功又高,内息之氣齊聚男根,如弓箭在玄。若不能奮力射出元陽,則會被返
回之氣自傷其身。他如果拿自己女兒開刀,其力之猛絕非武功平平的郭芙和尚且
待字閨中的郭襄可承受得了的。

  淚水随着黃蓉的臉頰無聲的滑落,但方才奮力掙紮的嬌軀卻慢慢地停了下來,
任由這個丈夫之外的另一個男人緊緊的摟着自己。她已經決定不再作無謂的抵抗,
隻要能換來女兒的平安,哪怕這隻禽獸将自己撕成粉碎也在所不惜。

  看着這懷中已經屈服的少婦,看她留下的屈辱的淚水,高函宇的内心說不出
的激動和自豪。自己馬上就要占有的可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妻子,天下第一大幫派
的幫主,黃老邪的女兒。

  高函宇抱着黃蓉邁步走向卧房。他突然低下頭,用火熱的嘴唇蓋住了她柔軟
的紅唇。黃蓉卻将頭扭到了一邊,高函宇并不介意,他的嘴順着黃蓉潔白的頸項
一路吸,來到了她那高高聳起的酥胸。少婦肉體的幽香連同那兩團綿軟柔美,不
住輕顫的乳房緊緊的夾裹着高函宇的「臉,唇,鼻,舌,眼」。

  熱血不斷的沖擊着他的心房。他隻是本能的用嘴輕含着肥美的乳峰,貪婪的
張開嘴,一下一下的吞吐着肉團,長舌不停地攪動着充滿生機的乳頭。他寬大的
手掌也已不再安于繼續浏覽黃蓉的豐臀,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指尖微勾,輕輕
的插入了股縫的中央。

  黃蓉豐滿的嬌軀一陣輕微地顫抖,一陣紅潮湧上了粉面。雖然已是三個孩子
的母親,但黃蓉今年也不過才三十四歲而已。成熟肥美的肉體,可說是讓武林中
無數的男人如醉如癡,但對其他的男人而言,這永遠都将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望。
然而在今天,這一切都将被一個兇悍而狡詐的男子無情的給奪去了。

  高函宇在黃蓉的耳邊輕聲的說道∶「夫人,卧房到了。等一會我便會讓夫人
你欲仙欲死,放浪形骸。到那時候你隻管浪叫就是,這屋裡屋外再無一人,都早
給我支了出去,不用擔心别人聽到了不好意思。這幾個月内,這卧房都是咱們倆
風流快活的天地,小将定會仔細把玩夫人的嬌美的身子,不管是哪裡的小洞洞我
都不會放過,到時我這隻陽具的利害婦人也就會知曉了。」

  黃蓉幾時曾聽過如此淫賤的調笑,心中的悲苦更是無法叙訴。但是身子被高
函宇的雙手搓揉處卻越發的滾燙,紅潮一陣陣湧上臉頰,一顆心突突的亂跳,羞
辱中卻伴随着一種莫名的興奮。她的心中一個聲音重複的閃現∶「天哪,難道我[!--empirenews.page--]
竟是一個人盡可夫的蕩婦嗎?」

  「光」,門開了。黃蓉緊閉雙眼,在高函宇的懷抱中進入了又一個陌生的世
界。她心裡也十分的明白,這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淫窩,自己的清白将永遠被埋
葬在此,但她卻不敢想像在今後的日子裡會遭受的怎樣的淩辱。

  「光」,随着着這一聲關門聲響,天地間就像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高函宇雙手一震,将懷中的玉人輕抛在了床上。跟着啪啪的兩聲暴響,他身
上的甲靠已經化作了一片片碎屑灑落在地。緊閉雙目的黃蓉此時竟也禁不住好奇
的睜開妙目,映入眼簾的景象讓她的血液差一點凝固。

  高函宇高大赤裸的身軀站在床前,久久的凝視自己。胯下醜陋粗大的陽具高
高的舉起,就像是即将出征的戰士。黃蓉無力的搖頭,凄美的聲音如同哀求∶
「不要……」

  但還不等她的話說完,高函宇魁梧的身子已撲了上來。他的大嘴無情的含住
了櫻唇,粗糙的舌頭緊緊纏住了黃蓉的舌頭,用含混不清的聲音說道∶「不準拒
絕我,否則……」下面的話他知道不用在說了。高函宇嘴裡吸的聲音「滋滋……」
作響,黃蓉的小嘴幾乎被他完全含住,隻有鼻中急促的呼吸在屋裡回蕩。

  高函宇的血液直湧頭頂,他不能再等,他的陽具也不會允許他再做停留。揉
捏嬌軀的雙手化作了一雙利剪,「嗤嗤……啦啦……」的一陣輕響,黃蓉的下衣
已經被剝了個精光,渾圓肥美的臀部和豐滿鼓漲的陰戶完完全全的呈現在他的眼
前。黝黑濃密的陰毛沿着陰戶一直延伸到了幽門。

  高函宇沒法再欣賞眼前的美景,他一把抓着黃蓉的足踝,将她的兩條粉腿拉
了起來,順勢就搭在了自己的肩頭。黃蓉的陰戶此時就暴露在他的跨前,鼓脹突
起的洞口正對着不住顫抖的陽具。

  「啊……」屋内響起了一個奇怪的叫聲,既有男子的滿足和興奮,同時又混
合了女子的無奈和悲鳴。

  「噗哧……噗哧……」聲音不斷的響起,并伴随着床的「滋呀……滋呀……」
的擺動。

  高函宇每一次抽插都會竭盡全力的把陽具插到最深處,肥大的龜頭回回都頂
到子宮最深處的花心。溫暖的小穴緊緊的含住了火熱的鐵棍,滾燙的高溫在陰戶
裡燃燒。粗大的陽具在窄小的陰戶中摩擦,乳白色的滋液随着摩擦的加劇不斷的
從肉棒和小穴的結合處被擠了出來。「啪啪……啪啪……」肉碰撞在一起的聲音
也越來越響了。

  黃蓉還是緊閉雙眼,任由高函宇粗大的肉棒在小穴中一次次如同打樁般的抽
插。除了鼻息越來越急促,她也要守住女子最後的堅持,她決不要像一個蕩婦那
樣的輾轉哀鳴,呻吟求饒。但黃蓉并不是一個有着豐富性經驗的女子。在它看來,
性不但羞恥而且醜陋。她和丈夫做愛的次數也不多,時間也不會很長,所以雖生
育三子,但陰戶已然如同處女般的窄小緊密。

  但高函宇卻覺得,要想征服這個美麗的少婦就一定要在今天的戰鬥中讓她臣
服。他的肉棒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噗哧……噗哧……」的聲音越發的密集,
黃蓉的嬌軀随着一次次的頂入前後不停的擺動,小穴口擠出的滋液沾滿了肉棒和
美麗的肥臀,也滴得整個屁股下的毯子上都是淫水。

  高函宇的下身瘋狂的擺動着,雙手也不停歇,扯開黃蓉外衣的鈕扣,露出了
一件窄小的繡着鴛鴦的紅肚兜。豐滿的嬌軀被肚兜勾勒得曲線玲珑。他的雙手順
着肚兜插了進去,狠狠的抓住了那對豐滿迷人的大奶子,不停地揉捏着。「你是
屬于我的,我會讓你的陰戶灌滿我的精液,我會讓你爲我淫蕩。」

  黃蓉已經漸漸無法抵抗來自下體的沖擊了。「噗哧……噗哧……」的抽插足
以讓任何一個良家婦女失去理性和理智,完全沉浸在肉欲的享受中去。她雖然是
女俠,但也同樣是女人。她再也不能承受一個多時辰的奸淫。

  突然間,高函宇将扛了許久的美腿放了下來。但還沒等黃蓉松一口氣,高函
宇已把她兩條肥美的玉腿并在一起,跟着将雙腿翻向左側,右腿搭在了左腿的上
面。兩條緊閉的美腿使得陰戶被擠的隻剩下了一條縫,高函宇挺腹擡臀,又是
「噗哧……」的一聲,他龜頭擠了進去。

  「啊……」黃蓉的嘴裡無助的聲音。

  「終于開口了,我會讓你叫的更開心。」高函宇剩下的半條陽具随着「滋咕」[!--empirenews.page--]
的聲音也全部擠進了小穴。

  被收緊了的陰戶緊夾着火辣辣的肉棒,二者的摩擦盡然連一絲縫隙都沒有了。
「求求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啊……啊……輕一點,不要……啊……不……
要……啦……嗚……嗚……」

  黃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搖擺,像是要擺脫肉棒猛烈的抽插。
但她的屁股扭得越厲害,換來的隻是更加猛烈的攻擊。

  「啊……啊……啊……停下呀……啊啊啊……嗚……喔……啊……」尖叫聲
不斷沖擊着高函宇的耳鼓,血液也在他的體内沸騰。他抓着黃蓉足踝的左手突然
将美腿拉了開來,右手将側放在床上的另一條腿也提了起來。兩條修長白皙,但
卻沾滿了淫液的雙腿被他立了起來,呈V字型的大大張開。

  暫時得到片刻喘息的黃蓉睜開妙目,就看見高函宇赤紅的雙眼盯着自己,兩
條高舉在半空的玉腿被他推了下來,足掌緊緊的靠在自己的肩頭。

  「他要做什麽?」還沒等黃蓉明白過來,陽具就再一次的戳進了陰戶。「啊……
輕點……啊啊……嗚……嗚……」這次插入的肉棒竟然較之前幾次更爲深入,大
龜頭緊頂花心,直叫她喘不上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