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骑士传说】【完】

时间:2019-09-29 00:05:04

传说中世界是由不沉之月上巨大的生命之树诞生的,生命之树上结了108颗种子,每颗种子都诞生出了世界上的一种生物,越后诞生的生物就越先进。第105个诞生的生物是龙,106个是人类,107个是光翼人,而第108种生物,也是最后成熟的一颗种子,则会诞生一个神,神会把这世上所有的生命毁灭,然后由生命之树重新开始创世之旅。

  光翼人发现了这个秘密,他们在神的种子成熟之前用封魔印将神封住,避免了世界被神所毁灭,并在不沉之月上建立了自已的国家以此来监视神。但神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虽然被封住,神的力量仍然不断地发出来,光翼人也因此获得了比其它种族更为先进的文明和长生不死的秘密。

  光翼人的首领是一对姐弟,姐姐想和其它种族和平共处,弟弟却是一个野心家,最后野心家胜利了,光翼人发动了以人类和龙族为主要目标的战争。在吸收了神部份力量的光翼人面前,人类的抵抗是惨烈而又悲壮的,龙族也不是对手,最后,拥有高度智慧的人和有勇无谋的龙族联合起来,将龙之魂魄注入人的身体,创造出拥有人的的智慧和龙的力量的新的生物——龙骑士(这个构思太巧妙了,我的淫龙战士就是从这里开始构思的)。

  人类靠龙骑士的力量开始了反击,七位龙骑士指挥着人类的军队和光翼人作战,经过十年的战争,在牺牲了五位龙骑士后,终于攻入光翼人的首都,龙骑士力量最强的老大——赤眼龙基特与光翼人首领开始了一对一的殊死战斗,最后双方同归于尽,这场战争史称「神龙战争」。

  龙骑士中唯一活下来的暗黑龙罗珊、基特的女友,被姐姐所救,得知了神的秘密,姐姐要求罗珊帮助她守护着神,不让神复活灭世,并给了她长生不老的力量。

  赤眼龙基特当时被石化之剑刺中身体,化为石像,经过一万年的风风雨雨,咒语的力量逐渐消失,他也复活过来,并因石化而保住了青春,他在一个小村子里娶妻生子,生下了下一代的龙骑士――故事的主角达特。不久之后,基特失踪了。

  达特长大后的一天,他居住的村子受到袭击,女友谢娜(她是白甲龙的龙骑士的传人,同时也是神在人间的真身)失踪了,于是就为了谢娜,主角开始了冒险之旅。

  在冒险的过程中,主角遇上了暗黑龙罗珊,由于达特长得极像她的恋人,两人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情,在她的帮助下,达特找齐了其它几位新一代的龙骑士,最终救出了谢娜,并发现是一个叫大帝的人想让神复活,经过一番战斗,他竟发现大帝的真正身份竟是自己的父亲——赤眼龙基特。

  「这个世界太肮脏了,还是让神成为神吧!」父亲说。

  「不!」达特抽出了他的赤龙剑,两条赤眼龙的战斗可谓是世纪之战,最后当然是主角胜利了,但他发现这个人并不全是自己的父亲,因为他的另一半竟是被杀死的弟弟——光翼人的首领。

  原来在一万年前的那场战斗中,双方的剑是同时刺中对方,弟弟自知无法生还,索性将自己的灵魂也通过石化之剑注入了基特的身体。

  故事的最后是神到底还是成了神,而且是同时拥有龙骑士、光翼人力量的龙神(弟弟将自己作为神的真身和神同化)。龙骑士和龙神之间的战斗很快就开始了,虽然七位龙骑士联手一次又一次地将神打倒,可是龙神却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而且变得越来越强,最后基特牺牲自己,和罗姗联手将神封入了无尽的黑暗空间,而生命之树也在大火中烧毁,不沉之月崩溃,达特及时救出谢娜,漂浮在危险和幸福交错的空中,而只有罗姗,抱着身体冰冷的基特怀着悲哀地神情,消失在陨石深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罗姗可是我最爱的女主角啊,怎么能这样?来,让我为你逆天改命吧!!)***********************************「基特,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了!」罗珊悲伤地以望着身体冰冷,停止呼吸地基特说,泪水一滴滴地洒在基特苍白的脸上。

  四周的空间在不断地收缩,崩溃,地心引力早已不起作用,大量陨石漂浮在空中,不断浮动、撞击着,一道道的闪电不停地划过长空,时间和空间在这里都扭曲了,光明和黑暗在不断地交错,这里很快就会消失在异次元空间里。

  「珊,你在哪?快回答我!!!!!」达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赶快走吧,这里就要消失了,不要和我一起死在这里,你还有谢娜呢!」「那你呢?你要和父亲一起死吗?」「不,我不同意!」「你快走吧!」罗珊此时的目光就像死鱼一样地无神:「你忘了在地穴的时候,你曾对我说我很像你过去的情人吗?你忘记了我们一起共患难的日子了吗?[!--empirenews.page--]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很……「「可我是你父亲的情人啊!」罗珊打断了达特的话。

  「那也是一万年前的情人了,你为他守了一万年的活寡,没必要再为他而去死!」父亲很小时就离开了他,所以达特对父亲的感情并不是很深。

  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纵使是龙骑士也不例外,人总是自私的,达特也不例外,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要为别的男人去死,他也认为很不公平,尽管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何况是有名无实,从未屡行过父亲义务的父亲。

  「你走吧!」「枯的花是不会再开放的,不要总是怀念过去的东西,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吧!」达特大声吼道,此时的他,头发在光明和黑暗交替变换的空中根根竖起,充满了舍我取谁的霸气,「有我在,我决不会让你去死!」说着一拳打在罗珊的身上,将她击昏。

  「父亲,如果你真爱罗珊的话,就不应该让他陪你去死!」「尘归尘,土归土,你放心地去吧!」达特左手抱着罗珊,赤眼龙的炎龙之火从右手发出,将父亲的尸体烧成了灰尘,飘散在空气中。不沉之月终于完全崩溃,发出灿烂的光芒,比一百个太阳加起来还要亮,接着光明瞬间消失,转变为一个黑洞,消失得无影无踪。

  「达特呢?」紫电龙问:「不会死了吧?」「在那呢!」一手抱着昏迷不醒的谢娜的碧玉龙(碧玉龙是一个美丽的16岁的少女),一手指着远处的一个亮点说。

  「我会好好地照顾罗珊的,替你完成你应尽的责任,父亲!」忘着消失的不沉之月,达特淡淡地说。一切都结束了,但新的故事才刚开始。

  不沉之月之战结束,其它几位龙战士从此各奔东西,只有达特和两个美女在一起。在一间小房里,谢娜和达特之间的一动不动地面对着,他们间的冷战已持续了几个小时了。

  「我哪点比不上她?」望着昏迷不醒的罗珊,谢娜酸溜溜地说。

  过去,在一起战斗的日子里,她没为罗珊和达特之间那个说不清的暖昧关系少吃醋过。其他几人趁早跑了,多半是因为怕三人之间的争风吃醋殃及鱼池而已。

  「我不如她温柔?不如她美丽?还是什么?!我们俩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啊!」谢娜越说越气,竟然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露出足以让世上所有男人喷血的魔鬼般的身材来。

  她,天生有匀称的骨架、骄人的三围和俏丽的面庞,加上金色的短发,这世上实在是找不到几个比她更美的女人来了。

  「算了吧!」谢娜看着目瞪口呆的达特叹了口气:「我让你选她,但有个条件,你也要选我。毕竟大家都是患难与共的战友,毕竟罗珊多次不惜牺牲自己救过她。」「什么?」达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也是他心中最理想的选择只是不好开口而已。

  「便宜全让你一人占尽了,你还说!」谢娜轻笑着抱住达特,伸出根手指在头上轻轻地敲了一记,高耸的乳房靠在达特身上,惹得他欲火狂升。两眼深情看着谢娜湛蓝的双瞳,爱不释手摸着母亲的脸庞,双唇轻轻地咬住左乳前挺突突的樱桃上,右手已滑落到谢娜圆鼓鼓的臀部,不急不促的揉捏着,有时小指轻扣臀缝,左手捧起如白玉碗般的左乳,摩擦自己的脸庞,似乎在重温儿时两人间旧梦。最后看着谢娜微微隆起的私密之处,覆盖着卷曲的金色阴毛。

  达特的手已移至她的处女地手指顽皮的在她的两片小阴唇中游移着。另一手更不轻饶的在她的玉乳上抚揉爱怜着。

  「我要吃了你!」达特含着乳头说。

  「吃吧,要吃你就吃吧!」谢娜一边微微呻吟着,一边含糊地说,一边也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达特的衣物。很快两人就完全相同,一丝不挂了。

  他搂着她,深深的吻着她,赤裸的上身贴着她,劫后余生的痴男怨女是最饥渴的,一旦情感爆发开来,就有如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两人早已忘了在一边昏迷不醒地罗珊了。

  「嗯!过儿!」谢娜扭动着,想再接触多一些。

  「别动!你这小妖精!」谢娜尖挺的乳峰撩得达特快发狂了,她附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

  「啊!……」谢娜尖叫起来,因为此时达特已将嘴移到她的下身,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她没有被开发过的处女地。「不要!」她忍痛不住按住达特的头,表面上看好像要阻止他,事实上是希望他舔得更深、更爽。[!--empirenews.page--]

  达特的双手慢慢地翻开两片小小的阴唇,嗅着密汁的香气,舌头轻拨着洞外的小肉球,流水声细细的响起他在谢娜下身不停地舔着,一双大手也在她身上四处游移着,摸遍了处女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在他的挑逗下,谢娜也淫荡得有些近乎夸张地叫着。

  「至少,我得到了达特的童贞!」谢娜心中有些得意,但想到将来要两女共事一夫,她也有点酸酸的,不过她很同情罗珊,不管怎么说,谢娜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我的老婆将来要是有这样开明那该多好!去死吧!周围的女生扔过来一堆的碎砖头。)「你的下面好湿呀,老婆!」达特从谢娜的下身抽出手来,上面粘满了粘乎乎的粘液,谢娜羞愧得转过头去,抓过边上的枕头遮住脸。

  达特举起了他的武器,当然不是名扬天下的赤龙剑,而是一条长近九寸的超级大肉棒。赤眼龙是火焰之龙,生活于地心炎浆之中,吸收了大地至阳至刚的力量,所以拥有赤眼龙之魂魄的达特,其实要比一般的男人要强壮好几倍,谢娜肯让步实在是明智的选择,否则她一人嫁给达特后非要被他活活干死不可。

  达特那红通通的龟头抵在她的入口,缓缓的推进,她心跳不己,却又不敢去看,将头埋得更深了。

  「我来了!」达特在她的耳朵旁轻轻地吹了口气。

  谢娜感觉小穴内传来无可言喻的快感与轻微的疼痛,巨大的肉棒分开处女窄小的肉壁,「噗」的穿过了她的处女膜,直往小穴内深深地贯入。

  「啊!」两人一同轻喊出声,谢娜扔掉枕头,紧紧地抱住了达特的熊腰,牙齿紧紧地咬在达特的肩头。

  处女的肉穴紧凑无比,达特只插入就觉得自己快到高潮了,他慢慢的抽出,用力的再进入那销魂穴。起初行九浅一深之法,而后渐渐加快速度,她分泌出的大量蜜汁使得达特的抽取动作更深更快,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入她最深处,每一次都将自己尽根送入。达特完全发挥出了自己大肉棒的强处,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入谢娜的体内,重重地撞在子宫上,每一下都让谢娜发出放浪形骸的尖叫。

  在达特天下无敌的武器面前,高潮中的谢娜空有一身武艺也无从使出,只能乖乖地迎合着他的攻击!渐渐地,那种快乐舒爽的感觉也由刚开始时的苦乐参半变为了后来无穷地快感,谢娜只能拼命扭动着身体,不知天高地厚地迎合着达特的撞击。

  两人越战越勇,动作也越来越夸张,由原来最原始的男女面对面地对抱着交欢,变成了狗交式、侧交式,每达到一次高潮,两人就变换一种姿势,这哪像刚刚失去童身的处男和处女啊,简直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在偷情!

  谢娜一次又一次地发出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在经历了无数次的高潮后,她像只章鱼似地跳起来,张开四肢,双腿紧紧地缠住达特的腰,双手勾在达特的脖子上,主动的送上少女,不,应该说是少妇的香吻,两人的舌头紧紧地交缠在一起,达特也把一排排岩浆般火热的精液送入谢娜的体内。

  此时的谢娜早已两眼乏白,昏死过去。

  ***    ***    ***    ***罗珊从昏迷中醒来,达特的那一拳让她睡了一夜。

  「你不应该救我的。」望着坐在面前的达特,罗珊淡淡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身体上只穿了件睡衣,高耸的乳房,滑润的肌肤若隐若现地,比不穿衣服更动人。罗珊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达特,好在达特眼中一点色欲的成份都没有。

  「一切都是谢娜做的。」达特一眼就看穿了她心意,想中暗笑,女人就是这样,心都死了,可是还是对自己的贞洁那么在意。实际上罗珊的衣服是达特亲手脱的,尝到了性爱滋味的他哪会是只不吃鱼的猫?而且是脱得一丝不挂,罗珊全身上下早就让他摸了个够,当然了,身上的睡衣也是达特亲手给她穿上的。

  「嫁给我,姗!」「不……」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嘴却被达特封住了,罗姗还想挣扎,却被达特紧紧地压在床上。达特身上那男子汉独有的气息,透过薄薄的睡衣无孔不入地渗入她的体内。

  一万年没有被男人碰过的她,身体特别的敏感,很快身体就不受意志控制,起了强烈的反应,罗姗羞人地发现,自己的下身有点湿润了。

  「如果不是遇上大帝,你一定会嫁给我的!」达特看着她的美丽的黑眼珠,那带着忧郁的眼光是那么的动人,更竖定了达特的决心:「我一定要得到她,并让她一生都快乐。」他的身体还是紧紧地压在罗姗动人的肉体上。他的用词很巧妙,不是称父亲,而是大帝。[!--empirenews.page--]

  「不要!」罗姗一边抗拒着达特的侵犯,一边忍受着从达特身体传来的阵阵强烈的快感,事实上这世上只有死去的基特得到过她的身体,但那已是一万年的事了。

  一万年,对一个性欲强烈的女人来说那是多么长的一段日子,若不是为了看守神,她早已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你怎么对谢娜解释?」罗姗担心自己抗拒不了达特的魅力,拿出谢娜来抵挡。

  「她要我把你也娶过来,我们一起过小三口的日子!」「什么?」在惊愕中,达特的唇再次吻了下来,而且一双手也越来越不老实地透过薄薄的睡衣下摆,一寸一寸地向上侵犯。

  罗姗的手紧紧地抓住达特的手,想阻止它,可是自己的身体却越来越软,手也越来越无力,终于,最后防线失守,一对饱满完美的乳房终于落入了达特的手中。罗姗最后精神防线也全部崩溃,沉浸在达特充满魅力的侵略中。

  「成熟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达特一边捏着一边想,好有弹性。

  「我这是怎么了?」罗姗心里想,我不是想以死殉情吗?为什么会这样?可是身体的反应却不容她再想下去,很快,达特就脱光了她全身的衣服,自己也赤条条地和她揉在一起。

  「为了救一个心灵破碎、一心寻死的女人,使点手段也是应该的。何况是我最爱的女人之一。」达特暗笑着。

  在罗姗昏迷之时,他在她身上使了淫降术。对于拥有龙的力量的龙战士来说,一般的毒药或是春药对他们来说就和吃糖没什么两样,但这回达特下的不是一般的淫降术。只要是有生命的生物,就会有发情期。人类是世上唯一可以控制自己发情期的生物,但这只是人类用自己的理性控制了自己的欲望。达特下的降术的降种就是将混有谢娜和他自己交合后的精液。这种东西的作用只会激起罗姗体内沉睡万年的春情,何况它包含了赤眼龙和白甲龙两位龙战士的力量。

  当达特的身体接触到罗姗的身体时,男性独有的气息通过皮肤的接触,缓缓地渗入罗姗的体内,从而一点点地引发出她体内的欲火。

  达特这时最恨的是自己只有一张嘴、两只手,为什么不多生一双手呢?

  他来来回回在罗姗的身体抚摸着、吻着、舔着,谢娜是只半熟的果子,而罗姗则是早已熟透待摘的蜜果,味道自然大不相同。

  由于淫降术的作用,加上罗姗本来就很喜欢达特,很快她就春情大动,口中呻吟连连,下身更是一江春水流不尽。达特跪在她面前,用手分开罗姗的两条美得无可挑剔的玉腿,将大肉棒缓缓地插入罗姗的小穴中。

  「我来了,我的女神!」达特吻着罗姗的唇,双手柔着她完美无瑕的双乳,轻轻地念道,双手用力一捏,下身猛地一挺。

  「啊!」罗姗发出充满足和快乐的叫声。一万年了,一万年的禁欲生活积下来的欲火,终于在这个年龄足以作他曾曾曾……加上几百个「曾」还不够的大男孩身上得到了发泄。此时的她,早已忘记了达特是自己情人的儿子这一事,张开双腿,紧紧地夹着达特的腰,忘情地迎合着达特一下接一下的撞击。

  「珊,我终于得到你了……」达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狠狠地插着,一双大手不停地在她的双乳上用力狠狠地捏着。自从遇上罗珊那天起,他就被这个女人深深地吸引着。巨大地肉棒狠狠地插入罗珊久旱多的小穴中,惊起淫水一片。

  「啊、啊……再重些,好……」「OH!我要死了……啊!……」春情大发的罗珊此时比世上任何一个妓女还要淫荡百倍,扭动着水蛇腰,挥舞着亮丽的长发,加上足以迷死天下所有男人的面孔,让交欢中的达特欲仙欲死。

  两人从床上打到床下,疯狂地作着爱,双方杀得性起,竟同时打出龙骑士变身,变身后两人的力量大增强,床功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了。

  两人最后竟然从屋内杀到屋外,达特张开身后赤眼龙的双翼,罗姗全身紧紧地缠在他的身上,两人飞上高空,就在空中疯狂的做爱,蜜水、淫水不断地从交合处流下来,洒向大地。

  「怎么了,下雨了?」巨灵龙修运气实在太差,一滴甘露竟无巧不巧的洒在了他的鼻尖上。

  「怎么搞的?湿湿的、滑滑的,还有点怪的味道?」他摸了一把,伸到鼻尖嗅了一下。就算他想破那个大脑袋,也不会明白这竟是天上那两人交合时流下的蜜水。[!--empirenews.page--]

  一朵云彩挡住了修的视线。

  「看我的无敌风火轮!」在天上,达特杀得性起,自创一招,他放开罗姗,让罗姗做自由落体运动,身体以肉棒为中心,飞快旋转着。

  「啊……」罗姗被这招杀得昏头转向,几乎昏死过去,她感到下身好像被一支电钻不停地狂钻,钻得她淫水狂流,高潮叠起。

  「爱人……老公……猛男……好爽!……」幸好这是在空中,否则可是有碍视听啊!

  就这样,两人在高空中不停地做着爱,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三个小时之后,达特抱着已成半死状态的罗姗,两脚发软地从天下落下来。

  「太过份了,你们竟然从地上搞到天上!」看着从天上下来的两人,河东狮也火了。

  「对不起,老婆……」达特怀抱着罗姗,像偷吃了糖被大人捉住的小孩,真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要惩罚你!」谢娜说。

  「怎么做?」「我要你像对她那样地对我!」说着谢娜迅速地脱光本就不多的衣物。

  「天啦,让我死了吧!」达特差点被吓昏了,要知道,他已在两个女人身上几乎一停不停地干了近六个小时了:「这样大的运动量,恐怕就是龙神也受不了吧?」二年后,在一个小小的村子里,谢娜和罗姗先后为达特生下二男一女,新一代的龙骑士诞生了。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