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之亂創人生 [1/4]

时间:2019-09-28 00:05:04

酒!

  酒這個東西,到底是好是壞?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難分清楚。雖然一般的來
說,搞建築的人都是很能喝的,但是我卻從來不沾這個東西,這可能和我的遺傳
有關吧!

  可是,因為那件事情,讓我認識了它,也了解了它,是它改變了我的一生,
讓我重新有了生活的目標。到底是什麼事情?往下看就知道了,事情的原末是這
樣的:

  她是我的女朋友,具體的名字,我不能說出來,大家可以叫她小張吧。我們
同屬一個公司,她是一個比我大6歲的女孩(也可以稱之為女人,因為她不是處
女),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和她走到了一起。

  她是一個性格開朗,溫柔的女孩,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對她如此著迷。和
她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

  但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在和她一起以前,她曾經對我說過,她
的過去。她曾經被一個男人騙過感情,騙過身體,騙過錢財,騙過所有的一切,
對於這樣一個可以坦誠告知的人,我很感動,很想照顧她,不會再讓她被騙了,
這是我的內心的想法。但是結果,在她沒有被騙的情況下,被騙的人變成了我。

  和她大概相處了有一年的時候,忽然從公司裡面傳出,她和經理有一腿,是
經理的姘頭。當然大家是不會讓我知道的,可是,「空穴來風,必有因」啊。

  那個時候,她正在上課,是屬於高自考的形式,晚上上學。以前,每天下了
課都會及時的回來,可是近來一段時間,她總是晚,要不然就是打電話,說是去
她的同學家了。如果在沒有傳出來她和經理有一腿的話,我想我不會太在意的,
可是現在不同了,因為每個男人,都無法忍受這個理由。所以,我就偷偷的跟上
了她。

  果不其然,經過我跟的幾天,每天下課後,經理都會去接她,然後陪她一起
吃飯,我曾經問過她,但是她不承認,我心裡想,如果你們沒有什麼就算了,我
看緊點就好了。

  但是那天,我跟蹤她的時候,在她剛剛下課的時候,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問
她:「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她回答今天不回去了,要去同學家。我的心裡,就開始莫名其妙的發慌,緊
張,心痛。其實我就在她下學的門口,一個比較背影的地方藏著。

  不一會兒,就看見她出來了,東張西望了一下,好像在尋覓什麼!好似已經
發現我在跟蹤她似的。

  看見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就順著馬路走,到了一個比較小的黑胡同裡,上了
車。我沒有往前緊跟著,怕被發現了。不一會兒,車倒了出來,我一看正是經理
的車,不知道她們去哪裡,我就趕緊打了個車,跟在後面,

  後來,發現經理的車一直開到了一個酒店前,然後停完車,經理和她走了出
來,並且走出來的時候,經理的右手正抱著她,一起往酒店走去。

  看她們說笑的情況,的確和公司的傳言一致,我的心裡好痛,我好想上去攔
住她們,但事實上,我根本無法移動我的腳步。在他們快到酒店門口時,我親眼
看到經理的手放到了她的屁股上,並且拍了一拍,而小張也沒有反對,往經理懷
裡一靠,感覺好親密。而當時我的心情,想必大家都能夠了解。

  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看著,我站在酒店的門口等她們出來,就這樣,
我在那裡從晚上9:36分一直等到了11:20分,他們都沒有出來,這時我
徹底明白了,她們在干些什麼。

  這個時候,我的心裡倒是出奇的平靜,我拿出手機,給她打了個電話,但是
已經關機了,我現在頭很暈,不知道該干些什麼,在這裡等的結果,終究是一樣
的。我走到路邊,一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說了一句「滾石」!

  「滾石」——北京比較有名的迪廳,我曾經來過幾次,不過那都是還在朝陽
公園那時,等我到了「滾石」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滾石」已經搬到了三裡屯。
以前來迪廳,我都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來,他們喝酒我喝飲料,因為他們都知
道我不喝酒,所有也不勉強我。

  進了「滾石」,這個時候人已經很多了,我找了個地方,要了罐飲料,往那
裡一坐,心裡想著剛才的事情,越想心越痛,不知道她們在干什麼呢?是不是兩
個人正在床上翻來覆去,經理的雞巴正在小張的小穴裡面進進出出?[!--empirenews.page--]

  還是,小張坐在經理的身上,使勁的搖擺著自己的屁股,讓經理的雞巴更能
夠大大的刺激她的感觀?經理的手,是不是放在她的屁股上還是乳房上用力的搓
揉?暈!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頭好痛,好暈,心裡好痛,好難受。

  正當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走過來一位小姐,問我:「大哥,可以坐一坐
嗎?能請我喝一杯嗎?」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在「滾石」這裡上班的一位小姐,看她年紀不但不大,
而且好小。看她的年齡好像只有17∼18的樣子。其實,以前來的時候,同事
們都找小姐陪著,但是我從來沒有找過,因為那時我的心裡面只有小張,找小姐
是什麼感覺?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這裡的行規,就是小姐陪聊、陪跳、
陪喝每個小時是100元,要是想出去過夜的話,公價是1000元。

  如果今天,沒有發生那個事情的話,我想我也不會,做下來的事情。我算了
算兜裡的錢,大概還有5000多塊錢,這本來是打算給小張買禮物用的,看來
現在用不上了。忘了一切吧,今夜讓我也為我的青春瘋狂一次吧!

  我看了看她,請她坐下,問她喝些什麼?

  她看了看我說:「大哥,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喝點酒,也許會好點的!」

  「哦?是嗎?」沒等她說話,我把服務員叫了過來,讓他拿過來六瓶啤酒,
一共是180元,要是在平常,打死我也不會花這個冤枉錢,但是今天根本就沒
有那個心疼的感覺。

  「大哥,是不是太多了?」

  「有嗎?呵!你說的對,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也不用干什麼,陪我喝喝酒,
聊聊天酒可以,你的錢,我不會少給你的!幫幫忙,找個安靜點的地方,我現在
只想找個人說說話!」

  她沒有說什麼,就幫我拿到了「滾石」裡面的表演廳,那裡面相對而言比較
安靜,是個表演的地方,我和她進去後,找了個包間坐下,慢慢的和她聊起來。

  原本,我沒有喝過酒,而她也沒有喝過。這是我們聊天的時候才知道的。但
是我們兩個不但把6瓶啤酒全喝了,而且又要了4瓶。一點沒剩下全都給喝了。
在以前,我從來沒有這麼和一個女孩聊過天,今天,我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無
話不說,就連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都和她說了,而她,也對我說了很多。

  楊夢芸——是她的名字。四川女孩,今年上大一,是從四川考過來的,家裡
比較困難,父親現在又病了,還住了醫院,她是個很孝順的女孩,家裡的困難她
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爸爸病了,就給家裡打電話說,自己在北京挺好的,學習
之余還當了家教,而且也在打工,交了一個有錢的男朋友,對她很好,讓家裡人
放心,自己不會耽誤學習的,並且每個月都往家裡面寄錢。

  其實說到這裡,我已經很明白了,問了問她是不是休學了,她沒有說,只是
說:自己沒有交男朋友,打工的錢也無法寄到家裡讓父親看病,自己來做這個是
迫不得已的。

  和她聊了這麼多,我們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不知不覺中,表演已經結束
了,這裡面的人已經走光了,都到外面去蹦迪了。我和她也喝的暈暈糊糊的,往
外走去。

  暈暈糊糊中,我和她不知道怎麼到了一個房間裡面,因為我和她都喝多了,
到了那裡我們就躺在了床上。

  而她更加不勝酒力,自己在做些什麼根本就不知道,只見她閉著雙眼,慢慢
的把衣服解開,開始在我的面前脫起了衣服。

  不一會兒,她的身上就剩下一個乳罩和一塊遮羞的白色三角褲了。可能她真
的沒有喝過酒,竟然在我這麼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不但脫光了衣服,而且還打開
了雙腿。她下面黑色的陰部已經透過了白色的內褲,並且有那麼稀稀的幾根陰毛
從內褲的兩邊跑了出來。

  看起來是如此的誘惑!

  其實,我喝的也不少,但是我畢竟是個男人,相對而言要比她好的多了。我
不是個色狼,更不是個對小女孩亂來的畜生,但是我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
我也不比她大多少,看到這種情景,我實在是無法控制我的反應,因為,我胯下
的雞巴已經硬了起來,雞巴變大了,龜頭頂在褲子上,生疼的很。好像它已經看
見了它久違的小妹妹。看著她,我不自覺的把手放到了雞巴上,[!--empirenews.page--]

  隔著褲子輕輕撫弄著,眼睛裡看著躺在床上的她,已經把乳罩脫了下來,約
束在胸罩裡面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來,給我的內心一個重重的打擊。

  和她聊了那麼久,我很同情她,甚至已經把她當成了朋友,如果你沒有這樣
的話,我想我們會做個很好的朋友,但是你脫成這樣,加上我今天的心情很差,
我對不起你了,我需要發洩,不然,我會給憋死,會瘋掉的。對於你的事情,我
一定會幫助你的。

  想到這裡,我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
給脫了個精光。一下子撲到了她的身上,就這樣她還是沒有醒來。

  我雙手抓住她36D的奶子,用力的揉了起來。

  「嗯……嗯!……」在我揉她乳房的時候,她是有感覺的,但是就是沒有睜
開眼。

  我一邊揉,一邊把她右面的奶頭含到了嘴裡,不一會兒,紅色的奶頭就立了
起來,而且好大,看來她是屬於非常敏感的那種女人了。慢慢的,我的手往下滑
了下去,轉眼就到了她的陰部,我把手放在她那隆起來的肉包上,輕輕的撫弄,
中指順著她的陰部中間那條縫隙往下滑,不一會兒就感覺到,那裡已經濕了,因
為已經從白色內褲上反應出來了,在白色的內褲上留下了一條濕濕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