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之亂創人生 [2/4]

时间:2019-09-27 00:05:04

我無法控制我的手,猛的把手從她的腹部,穿過她的內褲,直接放到了她的
小穴上,撫摸起來,那裡已經好濕了,我把手放到她的陰蒂上,輕輕揉起來,不
一會她的那個小豆豆,就變得和我的雞巴一樣硬了起來。而她的雙腿也在不自覺
的張開合並,張開又合並。

  看到她的反應,我心裡想,你還真的好敏感啊!這時候,我的頭腦裡面根本
就沒有什麼道德了,我把手拿了出來,雙手放到她的屁股下面,抓住她的內褲便
往下拉,她似乎有感覺,就是閉上兩腿,不讓我脫,可是我現在正在欲火中燒,
不管她怎麼樣,我還是把她的內褲給扒下來了。這是她的身上已經一無所有了,
整個陰部暴露在我的眼前。粉紅色的,向是處女一樣。

  「嗯……哼……嗯……」不知道她怎麼了,感覺像是在哭,又像是在哽咽,
還像在笑,反正表情很復雜,可是我現在哪裡能顧得了那麼多,我上了床,把她
的雙腿分開,右手握住自己的雞巴,向她的小穴頂去。

  雞巴頂在她的小穴上,本想一下子操進去,可是就是弄不進去,她那裡還是
很干,沒有辦法,只有拿龜頭在她的陰唇上

  蹭來蹭去,慢慢的她的淫水多了起來,我再也控制不住,把龜頭頂住她的小
穴口,慢慢的插了進去。

  「他媽的,怎麼這麼緊啊,淫水明明已經很多了?暈!」我暗自罵道。我又
稍稍的用了一點力量終於把龜頭頂了進去。

  「不……不!……」一聲大叫,她醒了過來。

  原來女人都是這樣,再如何的醉倒,只有你的東西進入她那裡,她還是會馬
上下清醒的。可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了,如果現在讓我退出,還不如殺了我。

  「你在干什麼?啊……疼……你快出來……你下來……疼啊!」她哭著,用
雙手捶打著我的胸膛。

  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了,我雙手緊緊的箍住她的腰,臀部一用力,
雞巴用插進去點,頂在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我心裡咯噔一下子,心想:「媽媽
的,不會是處女吧?」

  因為我的女朋友不是處女,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處女膜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要啊……不要……好疼……疼啊……!」

  我在想,進去嗎?這個時候我竟然還在考慮這個問題?暈!

  轉念一想,不會的,在「滾石」裡面當小姐的,哪裡還有是處女的,再說我
現在已經進去了,要是能夠再控制住,我還是男人嗎?明知道她在還疼,明知道
眼淚已經從她的眼淚流了出來,可是這時我憐香惜玉的念頭一點也不存在了,臀
部一用力,雞巴整個操了進去。

  「啊……疼……!」說完,她就昏了過去。

  我暈!怎麼會這樣呢?難不成……

  本來想就此罷手的,可是就算是處女我已經給破了,我和小張已經不會再有
可能了,如果你真的是處女,我就好好的待你。

  想到這裡,我沒有在繼續往下想,因為我的雞巴已經開始不聽我的使喚了,
一下一下的向她的小穴撞去,慢慢的她在我的撞擊下,醒了過來。

  「你……啊……你……你流氓……啊……」她流著淚,雙手在我的胸口打擊
著,在我強而有力的撞擊下,連說話都無法說順了,

  我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一邊干著她,一邊想一會兒完事了怎麼辦啊?我
靠!這時候了,我還想它?不管了,先發洩出來再說吧。

  也許有可能,心裡的不平衡,在我干著她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是想
著,經理是不是也在像我一樣干著小張,小張在我的胯下,從來就沒有叫過,是
不是在經理的胯下,就叫個不停呢?他的雞巴難道比我大嗎?操你丫的!我心裡
的不平衡,導致我沒有顧及楊夢芸的感受,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楊夢芸的反擊越
來越弱,慢慢的變成了呻吟,臀部也有節奏的配合起來。

  看著她這樣的反應,我的頭腦從那裡轉了過來,慢慢的加快速度,沖擊她的
小穴。而她……

  「啊……別……別……啊……用力點……啊……使勁……啊……」

  每當我用力操她一下,她就「啊」一聲,聽的我真的好興奮,原來女人叫起
來這麼誘人啊?也許我好久沒有做這事情了,龜頭感覺好敏感,好像快要到了。
不自覺中,臀部加快了速度,猛烈的向她的小穴撞去。[!--empirenews.page--]

  「不行了……啊……啊……我……快……不行了……啊……到了……啊……
人家丟了……啊……!」說完,我感覺從她的小穴裡面沖出一股熱熱的東西,直
接澆到了我的龜頭上,經過這一刺激,我在也忍受不了了,粗暴的向她的小穴撞
擊了十多下,龜頭一麻,攢足了好久的兒子一下從馬眼中沖出了出來,一下子澆
到她的田心上。

  「啊……啊……!」

  我一股出來,她叫一聲,一共出來了7、8股,她叫了七八聲。最後一股出
來的時候,她大叫一聲,就暈了過去,想必她的第二次高潮來了,沒有想到她好
敏感啊!望著她,我不知道想了些什麼!不知不覺中趴在了她的身上睡著了!

  天涯蒼蒼,情最難忘,人海茫茫,愛你最狂。

  一段擁有的真感情,是否就可以很容易的去忘掉?我想我是不可能的,但是
有些事情,當你做出了,你就必須去承擔,因為這是個責任的問題,尤其對於男
人來說,是不可推卸的責任。

  也許,是酒醉的厲害,再加上這一次的瘋狂做愛,我們都沉沉的睡去了。

  朦胧之中,我感覺到有股光在刺激著眼睛,不禁睜開了眼睛,原來天已經亮
了。

  「暈!NND,頭還疼啊,咦?這是哪裡啊?」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突然想起了昨天我所做的事情,感覺把被子掀起一看,只見床單上還留有斑斑血
跡。

  我的天啊,昨天我干了什麼啊?昨天那個女孩哪裡去了?這裡是她的家嗎?
在胡思亂想種,我穿上了衣服,心裡本來想,還是逃走算了,可是回頭一想,如
果我走了,我還有人性嗎?小張,可以對不起我,但是我不能像她一樣對待昨天
那個女孩!哦,想起來了,她叫楊夢芸。不然我還算是男人嗎?

  把房間收拾了一下,我走出臥室,正看見楊夢芸自己穿著睡衣,坐在客廳裡
面發愣。從側面看,我知道她哭過了,因為她的眼角正有一滴淚水在往下流。我
看的心裡像針扎了一樣的痛。

  楊夢芸昨天的打扮,真的像個小姐,但是從現在看來,她真的好溫柔,好讓
人憐惜。

  我考慮了一下,應該如何去說,才能讓她原諒我。思索了一下後,我向她走
過去,說:「夢芸,我們聊聊好嗎?」我不知道怎麼把她的名字叫的是那麼的親
切。

  也許夢芸想的太過入神了,連我走過來她都不知道。直到我對她說話,她才
反應過來,轉過頭來看我。我一看她的臉,真的好讓人心疼,眼睛已經哭的紅腫
了。

  看見我過來後,她趕緊把眼淚擦了一下,對我笑了一下,說:「你……你醒
了?」看著她,感覺她說話的口氣,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夢芸,對於
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

  在我還沒有說完,她打斷了我的話說道:「什麼都不用說,我知道的,你也
有需要麻,而且我也是干這個的。」

  我知道她說的話根本不是那個意思,但是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就那麼的看著我,看我沒有說話,她失望的低下了頭,看著她,我心裡一
股沖動,想要對她說,我會照顧你的,可是還沒有說話,她就抬起頭來,對我笑
了一下說:「好了,你醒了,也該走了,不過要把錢給我哦!看你比較順眼,這
樣吧,算你3000塊好了!」

  她笑的好勉強,我也知道她的困難,也想幫助她,可是我說不出來什麼。

  聽著她所說的,我真的氣我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明知她不是那個意思,
是想讓我說出來她想聽到的

  那些話,但是最終我還是沒有說出來。

  「夢芸,我們做個朋友好嗎?這裡是5000塊錢,雖然不是很多,但是能
幫你解決一下困難。」說著我從衣服裡掏出5000塊錢,遞給她。

  她盯著我的臉,看我在想些什麼,但是我被她盯著發虛,轉過頭沒有看她,
她失望之極,從我手裡接過錢,說道:「謝謝你了,我說了算你3000好了,
這兩千還給你。」說完,又還給了我兩千。

  我的心一詫異。看著她高興的數著錢,我的心好痛,當然痛心不是為了那3
000塊錢,而是她的表情,她的心裡,她的感覺。

  到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小張,不知道她回沒有回公司,對於我這個人來說,
真的心裡好亂,不知道心裡現在到底有誰。我恨她,恨她對我的欺騙。不由的我[!--empirenews.page--]
想走了,畢竟我心裡還是愛著小張的,如果她可以說出來,誠實的向我說出來,
我想我還是會和她在一起的,當然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了。

  我把思緒回過來,看了夢芸一下,說:「夢芸,我們做個朋友,我要走了,
對於昨天的事情,真的對不起,這是我的電話,有事你就給我打電話,我一定幫
你。」

  夢芸聽到我說要走,她的身體顫了一下,好像要哭出來,但是終究沒有哭出
來,說:「好的,我知道了,有事會給你打電話的,我會纏著你哦!」

  我沒有再說些什麼,把電話留下後,我就往門口走去,當我剛要走到門口時
候,忽然聽到夢芸說:「等等!」

  我回過頭,看見她腳下有些蹒跚的跑了過來。她一下抱住我,在我的耳邊對
我說:「昨天你弄的我好舒服,能不能在你走之前再給我一次?」

  她說的這些話讓我很吃驚,但是我突然發現,她的聲音是梗塞的,而且她又
哭了,因為她所流下的眼淚已經濕透了我的襯衫。我想把她推開,但是她抱的更
緊了,不一會兒就松開了我,看來她是在擦眼淚。

  原本發生了這個事情,我根本就沒有心思在去干她了,而且她楚楚動人的樣
子,讓我無法在下黑手了。但是她的舉動卻讓我無法在控制住了。

  只見她抓起我的一只手,放在她那驕傲的乳房上邊,一只手伸到我的下面,
輕輕撫弄。我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和她已經有過關系了,雖然心裡面極其的不
想,但是身體上的反應讓我無話可說。

  「夢芸,算了吧,你的身體還不好,而且我也不想,我……!」

  「還說,你看你的東西都有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