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踏入深淵的梅尹 [3/3]

时间:2019-09-20 00:05:04

徐市長拍板了:“呵呵,你們女人啊真能想,好吧就這樣,一會不許耍賴啊。”接下來,女人們擠在長沙發上坐好。第一個上的是劉處,他聞聞坐在第一個的陳佳,此時陳佳已經把吊帶裙的吊帶拉下來。劉處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奶子,沈吟了一下說道:“小潘。”接下來他總是猜錯,把潘捷猜成了梅尹,終於猜對了張軍帶來的李露華。最后輪到梅尹,他眉頭皺了一下。梅尹已經學著其他女人把裙子前面的扣子打開兩顆,大乳房一下子就彈了出來,劉處伸手抓著乳房,重重地捏了兩下,最后說道:“這個奶子大的,我猜不出來。”其他男人一下子就大笑起來,梅尹的臉被羞的刷地紅起來。

  接下來大家一個接一個地猜,高純猜中了陳佳和潘捷,而張軍也猜中了陳佳,而梅尹沒有出意外地被徐市長猜中了,於是大家分好了,爲了調配,高純只跟潘捷配對。梅尹在經曆了四個男人的撫摩,乳房早就變得分外腫脹,她自己當然不知道,這里面還有“愛爾莎”的功勞。

  大家樂呵呵地帶著自己分配到的女人回房,徐市長拉著梅尹的小手走上樓去。進入房間,徐市長先坐下,梅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發愣。徐市長上下打量著梅尹,嘴里發出欣賞的聲音:“啧啧,真是一個尤物,我怎麽早沒發現一院有這麽漂亮的女人。”梅尹眼睛不好意思地左顧右盼,輕聲說道:“要不我坐下吧。”徐市長才回過味來,連忙一把把梅尹拉過來,坐到自己腿上。徐市長的手不老實地搭在梅尹大腿上漫漫撫摩。此時由於坐著的緣故,裙子又縮短了不少。徐市長笑咪咪地玩弄著梅尹的大腿:“小高是怎麽搞的送不起衣服嗎,怎麽才這麽點布。”梅尹心里竊笑,不都是你們這些色狼喜歡嗎。

  徐市長的手從大腿漫漫向上,探入大腿的深處。梅尹感到全身一陣戰栗,下意識地用手來擋。但徐市長不等她反應,上面的嘴已經蓋在了她的嘴上。梅尹“嗚”地呻吟著,但牙齒已經被舌頭突破了防線,兩人的舌頭已經攪拌在一起,唾液互相交換著。而徐市長的手同樣不老實地突破了梅尹沒有作用的防線探到了興奮的源頭,梅尹只能緊夾著雙腿徒勞地抵抗。

  徐市長對於這樣玩弄一個少婦非常滿意,他耐心地用手分開梅尹的大腿,但梅尹結實的大腿還很有力氣,無奈,徐市長用膝頭頂開大腿,腿部的配合下,梅尹的大腿終於被分開了。當徐市長的手指接觸到她陰唇的時候,女人就象被進入了一樣,一下子瀉了氣,梅尹無奈地被徐市長用手指突破了陰唇最后的保護。

  本來梅尹就知道上樓意味著要和眼前這個男人性交,但殘存著的羞恥感仍然讓她的身體産生抵抗。現在她發現所有的下意識的抵抗都成爲了徒勞,身體最隱秘的地方已經被男人侵入,再叫上身體內部的反映,梅尹無奈地松弛下來,她知道,此時她只能任由這個男人的蹂躏了,與其抵抗不如享受吧。身體發軟的梅尹不自覺之間伸出另左手搭在徐市長的脖子上,而嘴更加積極地回應男人的親吻。

  梅尹的身體反應已經被經驗豐富的徐厚德感應到了,徐厚德脫離梅尹的小嘴,看著她:“怎麽,不使勁了哦?”梅尹無奈地把頭埋在他的胸前,撒嬌般用小拳頭錘他的肩膀。徐市長喜歡這樣的女人,一個純粹的良家婦女,心里的羞恥感仍然沒有完全喪失,至少仍然需要他的挑逗,現在他已經討厭那種特別騷的女人,那種上來就脫,脫了就做的女人。

  徐厚德頭一低就是梅尹豐滿的胸部,由於剛才解脫了兩個扣子,所以現在兩個乳房藏在衣服下面遮遮掩掩的分外誘人。徐厚德向梅尹使個眼色,梅尹會意自己解開剩下的幾個扣子,徐厚德沒有讓她全解完,他喜歡女人穿著衣服的樣子。

  乳房從白色醫生袍中露出來,徐厚德一低頭就含著裸露在空氣中的奶頭。梅尹的奶頭本來不大,和乳暈一樣小小的,其實梅尹最興奮的地方就是乳頭。徐厚德的嘴唇一含住梅尹的乳頭,她就象觸電一般身體往后仰了起來,接著徐厚德更加賣力地嘴唇舌頭牙齒忙個不停。梅尹被逗弄得渾身發抖,不自覺地呻吟起來。另一方面徐厚德的手指仍然在她的下體抽插著,梅尹的反應從陰道中泛濫的淫水已經表露無疑。

  徐厚德側了一下身子,把梅尹的身體卸到一邊,用手指指自己鼓起來的下身。梅尹會意,伸手把他的褲子拉鏈拉開,由於剛才已經服侍過一次了,梅尹很熟悉地把他的陰莖掏出來,陰莖已經有些硬了,她就用手輕輕地搔著陰莖和睾丸,她聽高蠢說過男人喜歡女人這樣輕輕地撫弄。 [!--empirenews.page--]

  徐厚德顯然很喜歡梅尹這樣的撫弄,他感覺差不多了,就把梅尹拉起來,摟著她來到梳妝台前面:“來用手撐著台子,面對著鏡子,我從后面操你。”梅尹無奈地任由徐厚德的擺布,其實她早就想和男人交媾了。

  梅尹被摁在那里,徐厚德撩起梅尹的裙子,兩只大手來回撫摩著梅尹豐滿的屁股,還說:“哦,真是一個漂亮的屁股,你瞧它多麽地欠干啊,怎麽樣想讓我進入嗎?”梅尹渾身被挑逗得火燒火撩的,連忙點頭。徐厚德嘿嘿一笑拍拍她的屁股:“快,淫婦把腿分開。”

  梅尹已經顧不上他在說什麽,只得聽話地把腿分開。只感覺一根男人的陰莖在屁眼和陰部之間研磨著,梅尹感到渾身象是要爆炸似的,期待地扭動著屁股。徐厚德顯然很喜歡女人這種期待的感覺,他接著挑逗:“想要嗎,自己把我的東西插進去。”梅尹顧不上什麽廉恥,把手從下面伸過去,攥著男人的東西,抵住自己的陰戶,屁股向后扭了扭,陰莖就乖乖地滑進早已泛濫成災的陰道之中。

  男人陰莖進入的一瞬間,梅尹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滿足,她顫抖著長長地呻吟一聲,終於來了,這個男人終於進入到自己身體之中。她睜開眼睛,眼前立刻出現了自己的樣子,這時的梅尹長發散亂著,眼睛眯著,臉上泛著興奮的紅色。身上的衣服還沒有脫下來,但衣襟敞開著,兩只大奶子在衣服里晃蕩著。徐厚德在后面前后運動著,自己的身體隨之而動,而快感也隨之從陰道里傳出來。梅尹幾乎不相信眼前這個蕩婦就是自己,她低下頭,不敢再看鏡子中自己被徐厚德操著的樣子。

  徐厚德一邊操著,還不時俯身揉搓梅尹的乳房。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女人,陰道雖然有些松弛,但里面暖暖的,濕濕的仍然非常舒服,而且一雙大奶子非常肉實。而且這個女人是醫生,氣質上與其他那些騷唧唧的女人不一樣。徐厚德滿意地拍著梅尹的屁股,繼續加快下身的動作。

  他看見梅尹低下頭,就拉著她的頭發把她的頭拉起來,然后俯到她耳邊小聲說:“淫婦,睜開眼睛看看自己被操的樣子啊。”梅尹搖搖頭,就是不睜開眼睛。徐厚德覺得很有趣,他先把梅尹的臉轉過來,和她接吻,然后又接著說:“怎麽梅大夫,還撐著啊,你以爲你不看自己你就不淫蕩了嗎?是嗎,梅大夫。”

  梅尹當聽到徐厚德說道“梅大夫”的時候,心里徹底失去了任何尊嚴和勇氣。自己一個平時被人尊敬的大夫卻象一個蕩婦一樣被人操著,還裝什麽淑女呢。想著,梅尹睜開眼睛,鏡子里依然是自己被干得前后搖動的樣子,而徐厚德此時卻一臉壞笑地看著她。梅尹整個人徹底崩潰了,瘋狂地扭動著身體迎接著男人陰莖的進出。

  夜空的星星還在眨眼,也許他們都無法繼續看著在這座海邊房子里發生的一切。房子里的叫春聲音此起彼伏,這是一個不眠之夜,誰都在揮灑著汗水,享受性愛的高潮。 

  第四章

  徐厚德在梅尹的體內發送了無數的子孫根之后,舒服地躺到了一邊。梅尹連忙跳起來跑到浴室清理。徐厚德光著身子半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那高潮叠起的時刻,對眼前這個女人感到非常滿意。在市委大院里的女人,要不就已經有了上級,要不就是在無法下手,想不到市醫院里居然還有如此誘人的性感尤物。徐厚德躺在床上盤算著以后怎麽將梅尹長期占有爲情婦,想到樂處不禁笑了出來。

  梅尹在噴頭下清洗著自己的身體,剛才高潮的余溫仍然在體內蕩漾著,引領著她把手劃過那些敏感部位,從乳房到小腹,再到陰部。這些地方剛才都留下了屋里那個男人的痕迹。梅尹好象做夢似的在這個大房子里度過了5、6個小時,一路淫蕩的情景讓她無法相信自己居然變成如此淫蕩的女人。她非常希望回到那個清純的年代,但她知道一旦走上這條道路她是無法回頭的。外面的男人是他們這個城市的領導,她不知道以后會跟他怎麽樣,也許就這樣成爲他的情婦。這是她真正想要的嗎?

  現在無法濾出一個清晰的思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關鍵是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種讓自己恢複自信的生活,在男人的懷抱中恢複自信,恢複女人的價值。記得那個男人曾經說過,女人的價值是在男人那里得到體現的。也許他說的對,她仔細一想,雖然那些色咪咪的目光表面上讓她有些討厭,但歸根結底她是喜歡那些目光的,那些目光證實了自己還吸引人。這是一種虛榮心最大的滿足,比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過的生活更讓人興奮。上班下班,照顧家庭,她已經感到有些厭煩了。也許只有在肉體的交合之中她能成爲真正的女人。 [!--empirenews.page--]

  梅尹走出浴室,身上裹著一條浴巾。徐厚德對她招招手,她順從地上床蜷曲到他的懷里。精液還殘留在他的雞吧上,徐厚德讓她清理一下,她撕了些紙巾,但他制止,示意讓她用嘴。梅尹扭頭不願意,徐厚德粗暴地拉著她的頭發把她拉到雞吧前面,梅尹似乎還喜歡這樣的粗暴。她順從地張開了嘴,用舌頭和口腔爲他清理著殘留的精液。徐厚德滿意地看著爲他服務的醫生,手伸進浴巾里撫弄著她豐滿的乳房。

  舔嗜完徐厚德的子孫根。她被男人拉到身上,他把浴巾扯到一邊,梅尹又變得赤裸著和男人糾纏在一起。徐厚德把她的臉擡起來,用舌頭舔著她的嘴唇,梅尹閉上眼睛和他接吻。剛才那次做愛來的刺激激烈,但並沒有讓她好好享受到親昵的感覺。

  徐厚德雙手托著梅尹的奶子,和她不停地接吻,而雙手則玩弄著她的大奶子,他喜歡女人爬在他身上,然后兩個奶子晃晃蕩蕩地吊著。梅尹感覺到徐厚德雙手非常熟練地揉捏著她的乳頭,而陰道口仍被一根逐漸發硬的雞吧前后磨著。梅尹的身體已經逐漸産生了反應,下面的水漸漸流出,她很驚訝自己的身體爲什麽那麽容易受不起刺激,她開始放縱自己的身體與男人親昵,分開雙腿,扭動著腰肢,用陰部與男人的雞吧相互挑逗。

  感覺到梅尹身體的反應,徐厚德很滿意她已經開始主動地挑逗他。他知道現在這個女人很想和他交媾。但他還不想這麽快,他喜歡漫漫玩弄女人。

  梅尹感覺到體內有一種原始的渴望驅使她更加接近這個數小時之前還有些厭惡的男人。徐厚德用手勾著她的臀部,上下上下地動著。梅尹感到自己的陰部在這種與男人陽具的摩擦中淫水直流,她雙手緊緊抱著徐厚德,欲火的灼熱已經讓她分外難耐,不禁輕輕地呼喚:“我要,快來給我。”徐厚德不管那些,手指在屁股上向下探索,頂在肛門之外,一點點地插進去攪動。肛門傳來一陣陣特別的酸漲感覺,不知不覺讓梅尹挺起身子,嘴里呻吟著,想逃避,又想接受。

  梅尹氣喘籲籲,咬著徐厚德的耳朵:“我要,快來啊。”徐厚德感覺差不多了,就說:“那你自己不會動手嗎?”梅尹仿佛被提醒了,屁股稍微擡高點,伸手下去,扶著雞吧,漫漫地塞進B里,“啊……”梅尹的呻吟讓徐厚德分外精神,他聳動肥腰,一下一下地頂進梅尹的身體。

  “啊,啊,再來。”梅尹伴隨著徐厚德的節奏叫喚著,她現在分外喜歡這個男人,他能給她帶來火熱的快感。動了一會,徐厚德停止了動作,梅尹象突然少了什麽似的,驚恐地看著他。徐厚德努努嘴:“我累了,你自己來。”

  梅尹的屁股開始上下套弄著男人的陽具,只覺得每次進入,它都快頂到自己的子宮口,滋味獨特。梅尹的奶子隨著身體上下的套弄,一顛一顛的,這又是徐厚德最喜歡的感覺,沈重的乳房上下波動,性感非凡。徐厚德挺起身,口里含著梅尹的乳房,一邊享受著她的動作。

  梅尹上下都受著刺激,動作逐漸瘋狂起來。不一會,高潮來臨了,“啊……,啊……寶貝,來了,快點,操我!”

  徐厚德趕緊加快速度:“呵呵小淫婦,老公操得你爽嗎?”

  梅尹:“爽,爽,哦,我不行了……”

  話沒說完,她整個人癱倒在徐厚德身上,但徐厚德仍然沒有射精,他一把把梅尹放到,采取男上女下的方式,狠命地操著性感尤物的身體,終於在一陣快感突然爆發之下,把千萬條子孫根射到了她的體內。

  在怒吼中射出精液的徐厚德,也如一灘爛肉一般癱倒在梅尹身上,梅尹已經感覺不到他身體的重量,兩人就這樣癱倒在床上,昏沈睡去。

  當太陽射進臥室的時候,梅尹被陽光的熱力刺醒,她睜開眼睛第一眼就是旁邊睡得跟豬似的男人。身體肥胖,頭頂微禿。梅尹突然感到一陣惡心,非常不願意相信昨天晚上是跟這樣一個人共度春宵。但是她根本無法揮去那些記憶,在鏡子前,在床上,一切都烙在了她的腦海中。她快樂嗎,不知道,只有現在她感到厭惡,當時呢?也許淫蕩的樣子連她自己都無法相信。但總是揮之不去的是鏡子中,她散亂著頭發,媚眼星迷,兩只大奶子前后晃動的樣子。梅尹突然感到也許這個樣子將成爲未來日子里她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