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荒島之家庭 [1/11]

时间:2019-09-19 00:05:09

話說元朝末年,武林中的天鷹教奪得屠龍寶刀,於是便在一小島上開揚刀大會,揚刀大會由天鷹教教主女兒殷素素住持,旨在收伏武林中的一些小幫派。

武當派張翠山張五俠也悄然來到揚刀大會,想要查探其二師哥受傷的事。不料,武林中的金毛獅王謝遜想要奪得寶刀,於是便來到揚刀大會,奪刀殺人,除了殷素素和張翠山外,其他在場的人全被殺死。

謝遜帶著兩人,一起漂流到海外,准備到北海上的一個荒蕪的小島上。船走了近半年,中途,倆人想要逃走,與是便使出暗計,殷素素用毒針將謝遜眼睛弄瞎。兩人准備逃走,但風浪把船弄翻,他們只好抓住船甲木板,漂流到一個荒蕪人煙的小島上。

兩人上了岸,發現這個小島遠離中原,無人居住,而且天氣奇寒。兩人首先找到一個廢棄的山洞,再找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
兩人圍坐在火堆旁,都意識到一時半會是回不去了,船早就被打倒大海裡去了,再說就算有船了,一路上起碼要走半年,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不測。
張翠山和殷素素兩人,一個二十出頭,一個十七、八歲,一個英俊少年,一個俊俏少女,兩人早已相識,彼此都有愛慕之心,只是兩人門派一正一邪,怕引人非議,所以壓抑著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張翠山。這半年來兩人朝夕相處,彼此的好感又加深一層。
此時此刻,張翠山看著殷素素,發現她越發的美麗,不禁有想要和她親熱的衝動。而殷素素少女懷春,被張翠山看得,此時的臉早已緋紅,將頭低了下去。
張翠山心想:此荒島遠離中土,有無人煙,不知今生能否歸返,不如在這裡先和她做一對夫婦,也無疑不是一件好事。張翠山道:“我倆此刻便結為夫婦。”
殷素素雙眼發光,臉上起了一層紅暈,道:“你這話可是真心?我只盼跟你在一起,去一個沒人的荒島,長相聚會。謝遜逼咱二人同行,那正合我的心意。”當下兩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
張翠山朗聲道:“皇天在上,弟子張翠山今日和殷素素結為夫婦,禍福與共,始終不負。”
殷素素虔心禱祝:“老天爺保佑,願我二人生生世世,永為夫婦。”她頓了一頓,又道:“日後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隨我夫君行善,決不敢再殺一人。若違此誓,天人共棄。”

張翠山大喜,沒想到她竟會發此誓言,當即伸臂抱住了她。兩人雖被海水浸得全身皆濕,但心中暖烘烘的如沐春風。

當晚山洞之中,花香流動,火光映壁。兩人結成夫妻,這裡也有幾分有洞房春暖之樂。

次日清晨,張翠山走出洞來,驀地裡看見遠處海邊岩石之上,站著是謝遜。他便如變成了石像,呆立不敢稍動。但見謝遜腳步蹣跚,搖搖晃晃的向內陸走來。顯是他眼瞎之後,無法捕魚獵豹,直餓到如今。

張翠山返身入洞,殷素素嬌聲道:“五哥……你……”但見他臉色鄭重,話到口邊又忍住了。

張翠山道:“那姓謝的也來啦!”

殷素素嚇了一跳,低聲道:“他瞧見你了嗎?”隨即想起謝遜眼睛已瞎,驚惶之意稍減,說道:“咱們兩個亮眼之人,難道對付不了一個瞎子?”

張翠山點了點頭,道:“他餓得暈了過去啦。”

殷素素道:“瞧瞧去!”從衣袖上撕下四根布條,在張翠山耳中塞了兩條,自己耳中塞了兩條,右手提了長劍,左手扣了幾枚銀針,一同走出洞去。

兩人走到離謝遜七、八丈處,張翠山朗聲道:“謝前輩,可要吃些食物?”

謝遜鬥然間聽到人聲,臉上露出驚喜之色,但隨即辨出是張翠山的聲音,臉上又罩了一層陰影,便揮起屠龍刀,向他二人砍了過來,兩人慌忙的躲開,知道謝遜仍不忘瞎眼之恨。於是便聯手還擊,殷素素發出了銀針,但都被謝遜躲了過去。

眼見謝遜越戰越占上風,兩人都快抵擋不住了,兩人終於被謝遜發力摔倒了地上。眼見謝遜的大刀快要落下,殷素素叫道:“謝老前輩,殺了我們,你能獨活嗎?”謝遜突然停下手來,沉思良久。

殷素素連忙說道:“我們射瞎了你的眼睛,自是萬分過意不去,不過事已如此,千言萬語的致歉也是無用。既是天意要讓咱們共處孤島,說不定這一輩子再也難回中土,我二人便好好的奉養你一輩子。”

謝遜點了點頭,嘆道:“那也只得如此。”

張翠山道:“我夫妻倆情深意重,同生共死,前輩倘若狂病再發,害了我夫妻任誰一人,另一人決然不能獨活。”[!--empirenews.page--]

謝遜道:“你要跟我說,你兩人倘若死了,我瞎了眼睛,在這島上也就活不成?”

張翠山道:“正是!”

謝遜道:“既然如此,你們左耳之中何必再塞著布片?”

張翠山和殷素素相視而笑,將左耳中的布條也都取了出來,心下卻均駭然:“此人眼睛雖瞎,耳音之靈,幾乎到了能以耳代目的地步,再加上聰明機智,料事如神。倘若不是在此事事希奇古怪的極北島上,他未必須靠我二人供養。”

張翠山請謝遜為這荒島取個名字。謝遜道:“這島上既有萬載玄冰,又有終古不滅的火窟,便稱之為冰火島罷。”

自此三人便在冰火島上住了下來,倒也相安無事。離熊洞半裡之處,另有一個較小的山洞。張殷二人將之布置成為一間居室,供謝遜居住。張殷夫婦捕魚打獵之余,燒陶作碗,堆土為竈,諸般日用物品,次第粗具。

過了數月,謝遜突然好像不正常了,也許是想不出寶刀的秘密。他想發瘋了一般亂罵一通,在想到自己的眼瞎之恨,於是便想去殺了張翠山夫婦。驀地裡“哇”的一聲,內洞中傳出一響嬰兒的哭聲。謝遜大吃一驚,立時停步,只聽那嬰兒不住啼哭。

突然之間,謝遜良知激發,狂性登去,頭腦清醒過來,想起自己全家被害之時,妻子剛正生了孩子不久,那嬰兒終於也難逃敵人毒手。

這幾聲嬰兒的啼哭,使他回憶起許許多多往事:夫妻的恩愛,敵人的凶殘,無辜嬰兒被敵人摔在地上成為一團血肉模糊,自己苦心孤詣、竭盡全力,還是無法報仇,雖然得了屠龍刀,刀中的秘密卻總是不能查明……

他站著呆呆出神,一時溫顏歡笑,一時咬牙切齒。在這一瞬之前,三人都正面臨生死關頭,但自嬰兒的第一聲啼哭起,三個人突然都全神貫注於嬰兒身上。

為博得謝遜的歡心,特意以謝遜以前的兒子謝無忌為其名,讓其認謝遜為義父。謝遜又有了一個兒子,心裡當然十分高興。將無忌視為寶貝,就像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對待。

四年彈指即過,三個人在島上相安無事。那孩子百病不生,長得甚是壯健。三人中倒似謝遜對他最是疼愛,有時孩子太過頑皮,張翠山和殷素素要加責打,每次都是謝遜從中攔住。

如此數次,孩子便恃他作為靠山,逢到父母發怒,總是奔到義父處求救。張殷二人往往搖頭苦笑,說孩子給大哥寵壞了。

當我眼睛能看到東西時,只看到四周是荒蕪人煙的小島。這時閃出了一個可愛的小孩,蹦蹦跳跳的往樹林走去,我心想機會來了,偷偷的跟在後面,手上提著一根樹干將他擊昏了過去。

我心中集中意志看著那小孩,奇異的事情發生了,我的外表漸漸發生了變化,變得與那小孩一模一樣,那小孩消失了,而他的記憶全部流入我的腦海裡。

原來他就是幼時張無忌,這裡便是冰火島。我整了整衣裳,開開心心進了山洞,這畢竟比起易容術高明太多。當我走進山洞,竟然看到一個美女只穿一件紅色的肚兜在睡覺,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殷素素……我現在的媽媽。殷素素身子癱軟在床上,兩條修長的玉腿和雙臂都大大地張著,成一個大字形。

我看到了她那粉紅色的陰核、很緊湊的嫣紅的陰唇。我輕輕解開殷素素的肚兜,啊!座落在酥胸上的殷素素的乳房真漂亮,堅挺圓潤,像一對白白的大饅頭,乳房上面還有粉紅色的乳暈和鮮紅的乳頭。

再往上看,秀眸緊閉,烏黑的長發凌亂地披散在雪白有肩頭和粉紅的枕頭上,俏臉像一朵桃花,櫻唇微張,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我盡情地欣賞著這美妙絕倫的艷姿。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看了一啟遍又一遍。這嬌軀凸浮玲瓏,流暢的線條極其優美……啊,這尤物真是上帝的傑作!我完全被迷住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悄悄地爬上床,在殷素素的櫻唇上吻了一下,又雙手輕撫著兩個堅挺的乳房。殷素素的呼吸聲沒有變化,看來她睡得很深沉。

我大膽地用手指分開那美麗的陰唇,看見在小陰唇的上方有一個小小的肉球,我斷定這就是女人的陰蒂,便用手指在上面輕輕點了一下,殷素素的身子猛地一震,呻吟了一聲,隨即又恢復了平靜。她仍然在昏睡著。

我小心翼翼地兩臂支撐著身子,兩腿跪在殷素素的腿間,一點一點地向殷素素的身上爬去。當我的兩手正好在殷素素的兩腋下時,我那粗長的陰莖正對准陰道口。

我真想插下去,可是我不敢。我想吻她,於是用兩肘支床,雙手抱著殷素素,與她接吻。殷素素的兩個堅硬的乳尖正頂在我的胸膛上,我不由自主地用胸膛在那乳尖上轉圈和摩擦著。[!--empirenews.page--]

我一手抓住一個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而且還伸嘴去吮吸媽媽那一對巨大的嬌乳,用牙齒不斷地咬著那兩粒可愛的粉色乳頭,濕滑的舌頭滑過凸起的乳頭。

殷素素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往上挺著,讓我把整個乳峰都含在嘴裡,讓整個胸部都站滿我的唾液,殷素素不禁呻吟起來。

我聽到媽媽的呻吟聲更是高興,把乳房吐出來,又騰出了一只手,順著殷素素的玉體下移,伸向殷素素的底褲之中,一把便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體,那裡已經十分的濕潤,泊泊之淫水不斷從肉縫中流出,弄濕了烏黑光亮的陰毛。

我十分高興,連忙將殷素素的底褲也扯開,兩手分開她的大腿,兩只手分開她那嬌嫩的花蕊,粉色的嫩肉中間有一粒耀眼的肉珠。

隨著手指的移動,分開了殷素素粉紅的緊合的花瓣,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經動情膨脹起來的陰蒂在陰唇的交界處劇烈顫抖著,花蕊中不斷的分泌出香味。

我將手指半開陰道口的緊閉肌肉,在殷素素的呼聲中,我的手指在充滿淫水的陰道中緩緩的抽送著,殷素素不自覺地挺著小屁股上下配合著,她已經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極度的快感之中。

我將手指半開陰道口的緊閉肌肉,在殷素素的呻吟中,我的手指在充滿淫水的陰道中緩緩的抽送著,殷素素不自覺地挺著小屁股上下配合著,她已經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極度的快感之中。

我用手分開殷素素的大腿,威猛無比的大雞巴湊近殷素素的陰戶。殷素素在性刺激的快感中,全身開始有節奏的顫抖,並且喘著粗氣。可能我的動作太過大力,殷素素驚醒了,睜開了睡眼朦朧的秀目。

殷素素被我的動作嚇得大叫一聲,兩眼呆呆地看著我,叫道:“無忌,你要干什麼?”

我嚇得不知所措,但已騎虎難下,心一橫,叫道:“媽媽,我愛你!”說著,屁股一沈,用我那硬挺的八寸肉棒一下剌入殷素素的陰道裡,直撞她的子宮。由於殷素素的陰道很濕,所以我的肉棒能很順利地插入。

“啊!”殷素素尖叫了一聲,整個身體向後仰,叫道:“不!不要!”感覺自己的小穴被巨大的龜頭逼近,她有一些驚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門牙用力地咬著下唇,一雙美目緊緊地合上。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肉棒對准殷素素的小穴便插了進去。殷素素受到突來的衝擊,臀部想向後躲避但背後是床,只好咬著牙接受著我一波波用力的抽插。我興奮地大力抽插,殷素素的嬌軀在我的猛烈衝擊下,像小船一樣顛簸著。

“呀!……快停……噢呀!……不以……你不可以這樣……你這是……這是亂倫的行為……”

聽到“亂倫”兩字,益發讓我興奮。我更加大力抽插,邊說:“媽媽……請原諒我……啊,我忍受不了……”

張翠山和殷素素深受綱常禮教,示作愛為淫褻之事,一月難得一次,且草草了事,因此殷素素的陰道還如處女般窄小。我感覺太美了,大雞巴被窄小地陰道緊緊地包住,殷素素的陰道不僅緊湊,而且又溫暖、又柔軟,抽插得很舒服喔。

“兒子……啊!……求求你快停……噢……我們不可以這樣……唉呀……天啊……我要來了……”我感到她的在兩腿向上伸,繼而緊緊地箍在我的腰上。

我感到殷素素的陰道一陣收縮,夾得我的肉棒快要斷了……一股熱液燙得我的龜頭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猛力插下去……

殷素素的陰道內劇烈顫抖,不斷地撫摩著我的龜頭,我的大雞巴,我的全身,甚至於我的靈魂。我開始猛烈的抽插,殷素素沉浸在痛與癢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轉嬌啼,發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癢呀,好痛呀,好爽呀……”

“插深一點……”

“啊!呀!哎呀……噢!哦……”

我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著,頂著殷素素的花蕊,狠狠地磨著,淫水流了出來,在地上淌著,我用力地插,殷素素拼命地配合,進入了快樂的境界。

看到殷素素迷離的神情和扭動的嬌驅,我的攻勢更猛了。殷素素也嘗到了雞巴深入陰道的甜頭,大腿緊緊地夾著我,好讓肉棒更深的刺進去。

殷素素覺得陰蒂傳來一陣陣爆炸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陰道壁一陣痙攣,大量的淫液從裡邊流了出來。